• 周日. 4月 21st, 2024

汉代统一西域

admin

11月 12, 2023

公元前119年,奉汉武帝“会盟乌孙,攻打匈奴”的命令,张骞率领300余人,赶着数万头牛羊,携带了价值连城的金币和丝绸,出使西域一路西行。 雄伟的祁连山,千百年的冰雪在阳光的照射下,在猎旗上投射出冰冷的光芒。 张骞对万里长途跋涉并不陌生,因为这是他二十年来第二次出使西域。

二十年前,匈奴最强大。 他们控制着西域的许多城邦,经常骚扰汉朝。 刚刚即位的汉武帝试图改变西域的战略格局。 有一次,汉军从匈奴战俘口中得知,在西域,有一个游牧民族,名叫大月氏。 在河西走廊被匈奴击败后,被迫西迁。 他们的国王被匈奴人杀了,他的头被砍下来做成了酒器。 基于这种情况,汉武帝决定联合大月氏,共同进攻匈奴。 于是他下令选拔人才去寻找大月石的踪迹。 在响应者中,一位名叫张骞、曾担任汉武帝侍从的人脱颖而出。

公元前138年,张骞作为汉朝使者,率领百余名随从,从长安向西出发,踏上了西域之旅。 正当张骞一行冲过河西走廊时,不幸遭遇匈奴骑兵,汉朝使者全部被俘。 张骞和他的翻译,一个名叫甘福的西方人,被押送到位于今呼和浩特附近的匈奴单于王宫,并被软禁。 为了诱使张骞投降,匈奴单于甚至与他结婚成家。 但张骞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等待着逃跑的机会。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十年。

公元前128年的一天,张骞与父亲甘乘机逃离匈奴宫廷。 他们经过车市、龟兹,越过葱岭山脉。 他们经历了无数的磨难。 公元前127年,在中亚的阿姆河河畔,张骞终于见到了大越氏族的首领。 没想到,由于新的土地非常肥沃,又远离匈奴,大月氏人此时并没有向匈奴复仇的意思。 就在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之后,伊犁河流域的乌孙人就与汉朝建立了联系。 这样看来,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的目的就是为了与乌孙结盟,共同对抗匈奴。

公元前102年,汉军在巴尔喀什湖地区击败匈奴控制的大宛。 汉朝的疆域最终扩展到了西域的最西端。 西域幅员辽阔,汉军的后勤保障得不到保障。 他们在击退匈奴军队、建立亲汉政权后,往往会匆忙撤军。 然而,当匈奴再次入侵时,这些城邦只能再次臣服于匈奴。 于是,一位名叫桑弘羊的大臣上书汉武帝,建议效仿西君公主在轮台的玄雷垦区,为当地的军事行动提供经济支持。 轮台是当时西域城邦之一。 这里靠近塔里木河,灌溉水源充足。 汉朝曾在轮台驻军。 汉武帝没有采纳桑弘羊的建议。 然而不久之后,皇帝却做出了惊人之举——他下达了“自罪圣旨”。 在圣旨中,汉武帝主动检讨了自己因多年征伐而导致国家实力削弱的错误。 诏书称,“当前任务是勉励农民”,并要求边境部队开始休养生息、驻守边境。 此纸诏书是向当时的轮台守军颁布的,所以历史上又称“轮台诏书”。

公元前60年汉宣帝在位期间,匈奴主力日洙王率领12000人投降汉朝。 这一年,汉朝在轮台以东的​​五累城​​设立西域都护府。 管辖天山南北广大地区,包括巴尔喀什湖东部和南部。 从此,西域正式纳入中国版图。 班飞建立西域。 公元73年,四十岁的班超正在政府做一些文书工作。 当时,西域再次被匈奴控制,汉明帝刘庄下令大军西进。 早已厌倦了整天抄写公文的班超惊喜不已,把笔扔在地上,加入了西征的队伍。 “扔笔从军”这句成语的典故就来源于此。

在与匈奴的第一次战斗中,班超率领仅有的三十六精锐骑兵,偷袭击败了匈奴大军,在义乌建立了西域战争的前哨基地。 班超杰出的军事才能赢得了皇帝的赏识,皇帝派他出使西域,联络各城邦,共同对付匈奴。 班超率领三十六勇士南下五百公里,首先到达了位于南方丝绸之路咽喉要道的鄯善。 刚到没几天,匈奴使者就带着一百三十人来了。 亲红女的鄯善王派人监视班超一行。 危急关头,班超对部下说:“不进第六虎,就得不到虎崽。” 这句话后来成为了一句著名的成语。 入夜,他们兵分两路,利用沙漠中的狂风,烧毁了匈奴的营寨,斩杀了逃亡者,将敌军一百三十人全部歼灭。 匈奴使团被斩杀,鄯善王担心报仇,只能投靠汉朝。

随后,班超来到西域三大城邦之一的于阗,于阗王再次与中央和解。 班超率领三十六名勇士沿着塔克拉玛干沙漠继续向丝绸之路中南线交汇处的疏勒前进。 当时的疏勒城邦位于现在的喀什地区。 这里的首领被匈奴杀了,龟兹的一个将军变成了傀儡,疏勒百姓不敢出声。 班超一行人意外来到了盘禄城下的疏勒宫。 三十六勇士之一田力主动向班超请求缓刑。 他只身进入盘禄城,立即劝说伪王投降。 龟兹将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田力发现身边的疏勒人似乎与傀儡王形影不离,于是他冲上前去,护送傀儡王出了皇宫。 班超率领勇士如旋风般向盘禄城冲去,转眼间就没有流血地占领了疏勒。 从此,被匈奴封锁了65年的丝绸之路重新开通。 盘禄城城墙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雨,一直矗立在喀什。 这里有班超和他的三十六勇士的雕像。 班超在这里待了十七年。 他以此为根据地,抗击匈奴,恢复中央政府对西域的统治。

茫茫戈壁里,在夕阳的余辉下,断壁残垣和夯土废墟就像一件件历史标本,记录着被风沙淹没的千古岁月。 唐朝初年,地处丝绸之路战略要地的高昌国,是一个以汉人为主的小城邦。 国王名叫曲文泰。 他反唐,敲诈勒索,经常扣押西域各地的使节和商人到长安。 唐太宗命曲文泰去见他,但遭到拒绝。 曲文泰还对唐太宗的使者说过一句名言,大意是:你是天上的鹰,我是蒿里的雄鸡。 我们各有各的位置,你管不了我。 数月后,十万唐军灭高昌。 公元640年,唐朝在原高昌国设立了西域最高统治机构安西都护府,辖区为绥野河南岸的天山山脉。 当时,这里是整个西域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方。

六十年后的702年,武则天在现在的吉木萨尔设立北庭都护府,当时称金满城,掌管东起义乌,西至碎野河的天山北路军政大权。 随着安西都护府迁至龟兹,一北一南,西域的政治军事中心增加到了两个。 北庭都护府在北丝路沿线驻军驻守田野,防止突厥入侵。 安西杜甫府镇守丝绸之路中南线,防范日益强大的吐蕃王朝。 “看书楼西黑烟尘,汉兵驻轮台”,这是唐代诗人岑参的诗句。 岑参曾在北庭都护府为官,在轮台居住三年。

唐代的轮台位于今乌鲁木齐附近,隶属北庭都护府管辖。 唐朝在这里驻扎了大量的军队,唐玄宗统治时期就达十万之众。 唐代边塞诗中经常提到“轮台”。 “守轮台”后来成为一种象征,成为“耕耘、守边”的代名词。 直到宋代,诗人陆游晚年写道:“卧在寂寥的村庄,不自怜,犹念为国守轮台。”

唐朝鼎盛时期,西域农业达到鼎盛。 从才华横溢、战略家的唐太宗开始,他开始借鉴汉朝的经验管理西域大兴戍边。 大到城镇驻军,小到风水驿站。 哪里有军队,哪里就有驻军。 耕地范围东起巴里坤草原,西至咸海,南至昆仑山,北至准噶尔盆地,覆盖天山南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