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5 月 29th, 2024

易中天读汉代重要人物中的误解和误译举例

admin

11 月 9, 2023

《易中天读汉代重要人物》(东方出版社2006年2月第一版)是易中天先生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同名讲座的“文字补充珍藏版”。 书中收录了刘邦、韩信、项羽、晁错等人。 西汉重要政治人物袁安、窦婴等人的评论深刻而生动,读起来十分有趣。 本书的内容决定了它频繁涉及《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等历史典籍。 作者对引用的史料进行了通俗的翻译和解释,使今天的听众和读者易于接受。 。 在阅读过程中,作者发现作者对一些原文存在误解和误译,也算是小瑕疵。 以易中天先生的盛名,这本书一定会广为流传。 纠正其中的错误,几乎可以用来普及常识。

1.第69页:“古人有四种尊称:陛下、殿下、阁下、陛下。这四种头衔的共同含义是:我不敢看你的脸,因为你的地位太高了而且你的脸也太大了,我见到皇帝的时候,我都不敢看他的脸,我只敢看陛下。大家都知道,皇帝的龙座是一个有平台的宝座,平台上有台阶。步称陛下;当我见到王子或太子时,我不敢看你的脸,我只看你的宫殿下面。”

“陛下”是一个尊称。 它实际上并不是指台阶下的地方,而是用来比喻台阶下为皇帝工作的仆人。 用这个词的意思是不敢直接指称皇帝,而只能指称皇帝以下的人。 汉代蔡邕的《学说》解释了“陛下”一词的由来:“陛下是爵位,是登基的原因。皇帝必须有近臣侍立在陛下身边,作为臣子。”警告。称谓陛下的,是一群人。大臣向皇帝说话,不敢批评。所以称呼陛下的人,都是谦恭的人。大臣百姓对殿下、大人、属下、侍从、执事说话,皆如此。 其他三个名词如殿下、阁下、陛下也有同样的含义。

2.第72页:“对不起,吴先生,请韩信代我谢过项王。”

《史记·淮阴侯列传》:“妻深信我,加倍不幸,虽死不易,幸谢项王信任。”

这段话是韩信对项羽的说客吴涉说的。 《史记》在对话开头写“韩信谢他”,两处的“谢”都没有表达谢意。 《谢月》中的“谢”是拒绝、拒绝的意思,《谢向王》中的“谢”是道歉的意思。 这两个意思都是古代常用的“谢”的意思,但表示谢意是后来的意思,秦汉以前很少使用。 原文说,韩信拒绝了对方的建议和善意,所以向项王道歉。

3.第74页:“机会,机会,不会再来了。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事:上帝给你一个机会你错过了,上帝再给你一个机会你错过了,又给你另一个机会”机会……光是看着你,就不可能了。”

《史记·淮阴侯列传》:“夫功夫难成而易败;光阴难得而易失。光阴已去,一去不复返”。

这里的错误在于对“在”字的解释。 稍微懂点文言文的人都知道,“在”字在古代有两次、第二次的意思,与后世的“有”、“在”不同。 这句话的准确意思是:时机,时机,不会有第二次了。 按现代汉语的“在”说“在”,从句法和意义上讲都有意义,但却偏离了古人的本意:连第二次都没有,怎么可能是“再给你一次”呢?时间,再给你一次”?

第73页侧边栏引用《资治通鉴》卷十中的“韩纪”时,句子也被错误地分割:“到时,时不再来!” 正确的句子是“当时间到了,时间就不会再来了!” 这里的“是”和“来”是押韵的,可能是受到成语“光阴一去不复返”的影响(这个成语就是由这句话衍生出来的),而后一个“是”字是从属的。这个错误应该由《通鉴》标点者负责,作者在引用时没有辨别是非,也有疏忽。

4、第76页:“晴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挣扎着从裤衩上脱下内裤,递给宝玉。宝玉接过之后,立刻明白了晴雯的心思,给她也脱下了自己的内裤。”穿上外套,把晴雯的内衣紧紧地裹在自己身上。”

《红楼梦》第七十七章:“(晴雯)又挣扎了一下,解下了腰带,把旁边被子底下穿的一件旧红绫大衣脱下来,递给宝玉……宝玉看见了他。”他已经明白了这一点,所以赶紧解开自己的外套,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又穿上了这件。”

晴雯送给宝玉的是一件贴身的外衣,宝玉换给她的自然也是一件贴身的外衣,表达了两人身体贴在一起的意思。 宝玉脱下的不是“外衣”,而是解开扣子,把外衣脱下来。 夹克。

5、第90页:“于是,韩信站起来,跪下行礼,说,恭喜大王。大王说得很对,连我韩信也觉得你大王不如。”项王,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魅力,甚至是我们整个集团的实力,都无法相比。那么韩信为什么要说“恭喜”呢?他为什么要恭喜刘邦呢?因为韩信发现刘邦是一个务实的人,也是一个说实话的人,那么这个人就比较好对付了。

《史记·淮阴侯列传》:“汉王沉默良久,曰:‘不如也。’” 辛遂拜贺,曰:‘卫信亦王,不如……’”

这段话是韩信问刘邦与项羽相比有何感受。 刘邦想了半天,老老实实地回答说,自己不如项羽。 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吗? 笔者只知道“和”是庆祝或祝贺的意思,却不知道“和”还有另外一种表示赞同或呼应的意思。 《汉语词典》中这个含义的第一个例子是《史记》中的这段话。 在此,韩信只是表示同意刘邦的回答。 作者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就讲韩信为什么要“贺太阳”,解释得太勉强了。

6.第96页:“韩信下令:撤退!把将军、中将军、少将军的旗帜扔到地上……快跑,掉头拿水军——还有人。”水面上,军营——撤退,将所有人疏散至漂浮军营。”

《史记》事先解释说,“函发数万人,前行显背”。 然后他们派出军队来挑战,打了很长时间,佯装失败,逃到“浮军”那里,就是提前“败水”(这支军队是在水边扎营的,如何扎营)水上?为什么马步军突然变成了水军?

7、第126页:“刘邦死后谥号‘高’,故称高帝,又称汉高帝……刘邦的庙号亦‘高’,他被称为高祖……庙号高于谥号。;庙号中,祖高于氏族。刘邦是始祖,是太祖,是最高级别,所以刘邦是汉代受到后人最高赞誉的皇帝。”

刘邦的谥号“高”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他的庙号,不是“高”,而是太祖。 《史记·高祖本纪》说得很清楚:“群臣皆曰:高祖起于微妙,平乱世,平天下,为汉太祖。功德最高,封号为高皇帝。” 因此,后人对刘邦的认识是准确的。 他的称号应该是太祖高皇帝或者汉高帝。 “汉高祖”这个名字是谥号和庙号的组合。 司马迁这话是这么说的,班固在《汉书》中也基本沿袭了这句话,引起了后世的普遍误解。 还有一点,即使殿号“高”,也不是等级问题。 并不代表他就是后世评价最高的皇帝,因为庙号是在宗庙中的排名。 刘邦是开国皇帝,也是祠堂里的始祖。 自然是排名靠前。 至于他的评价是否最高,那是另一个问题了。

8.第138页:“刘邦说,对不起,并请两个足底按摩姑娘走开,然后穿好衣服和鞋子,认真地说,李先生,请坐。”

《史记·高祖文选》:“李胜不鞠躬,而是鞠躬……于是裴公起身,接了衣服谢了,就坐下了。”

这就涉及到对“摄影”的解释。 易先生翻译为“穿衣服”,从逻辑上看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从词义上看却有点不安。 清代王念孙的《读物·汉书九号》里有“止洗而起洗衣”的文章,正是文中所言,而“取衣”二字正是被研究。 他说:“此文是洗衣服,拿衣服,吃饭时坐在上面。郑注《食管礼》说:‘摄’亦曰‘收拾’,就是整理衣服,伸开坐的意思。”在他们。” “照”的意思是整理,原文的正确翻译应该是:刘邦站起来,整顿衣服(以示庄重),向郦食其道歉。

9、第178页:“小时候,叔父项梁先让他学书画,没能成功;剑术也没学成。”

《史记·项羽本纪》:“项籍幼时,学书法不成,去学剑术,未成,项梁恼怒。”

这段话乍一看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从侧栏引用的《史记》原文来看,句子切分是错误的,作者的理解自然有偏差。 这个问题不能归咎于易先生,因为中华书局写的断句本《史记》就是这样被拆散的。 分句错误的原因是对“走”字的误解。 在古汉语中,“走”的意思是离开,而不是去。 如果说“去长安”,今天是去长安的意思,但在古代则是去长安的意思。 就是离开长安,意思恰恰相反。 《史记》的这段话,应该是在“去”之后才被打破的。 “走”本身就是一个句子,意思是他学书不成而放弃(左)。 不能与下面的“学剑”连句。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去”吧。

10、第189页:“(栾布)出使齐国,回到京城,要向刘邦汇报工作。汇报的地方就是彭越头挂的地方。于是,栾布汇报工作。”这是正事,报完工作、完成任务、交接任务后,栾布转身跪在彭越的头下,当着刘邦的面放声大哭。他还能对我这样一个听命行事的人吗?”

《史记·季部乱部列传》:“布从齐国归来,彭越下殿哭,群臣抓住布听,呼布时骂……”

易先生的翻译真是惨不忍睹! 有两点奇怪:一是齐哉汇报工作的地方,居然是彭越头挂的地方。 挂头的地方一定要在闹市,这样才能起到警示别人的作用。 洛阳虽然是刘邦的暂都,但是作为皇帝,你也不会在街上干活吧? 再说了,一个人再嗜血,也不会故意坐在人的头下处理政事。 第二,栾布汇报工作后,齐转身跪在刘邦面前哭喊彭越。 太戏剧化了,凸显了栾布高大无畏的形象! 不幸的是没有! 原始文明明确记载,栾布被官员俘获,并报告给刘邦。 “闻”的意思是让皇帝知道,所以不能在刘邦面前。 原文接着说,皇帝命栾布护送。 如果他在刘邦面前哭泣,刘邦为何还要“召唤”他呢?

这段话的正确理解是:彭越生前被封为梁王。 栾布早前被彭越赎回,成为梁国郎中。 所以栾布出使齐国的时候,派他来的正是梁王彭越。 (栾布不是中央官员,不可能是刘邦派来的)。 自然是出差回来后给彭越回信。 不过此时彭越已经被处决了,他只能在彭越的头下向他汇报。 办完手续后,他举行祭奠,当时刘邦不可能在场,但又被刘邦逮捕并传唤。 易先生将栾布所挑衅的人误认为是刘邦,因而酿成千古佳话。 书中有很多笔误和其他错误,在此不予指责。

上述错误均涉及古代常用词语和常见文化现象。 他们不需要太多深奥的知识。 其中一些是百度知道的。 只要勤查字典,勤上网,细心引用古书,就可以避免错误。 语言是思维的工具。 一个词、一句话虽然是一件小事,但如果理解稍有偏差,所表达的思想就可能完全不同。 你越努力,你就越偏离主题; 你越有才华,你就越落后。 当老师、当作家的人能粗心吗? 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鼓励自己。

——李鹏博